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人是一種高極動物,我們的祖先在造字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因而在造代表人的字時就很富有詩意,儘管那時還沒有詩這種文體。人字最初時很象一個人。他兩腳併攏,雙手前伸,腰微弓。面朝西方。我想最初造人字的那人大概很喜歡月亮,所以他把人字的“面”造在西方。從字形看,這個祖先很有函養,性情溫和,十分具有克制力。他希望別人也相互忍讓。到了後來,人們再不滿人字的篆字形象了。認為人不能抱手抱腳,就象一個袋鼠,於是一個從事篆字改造的人就把人字變做了隸書。他最大的功勞是把人的面孔轉向了東方,大步的朝前走。在他的字形中人不是袋鼠了。手的部分也完全捨棄。也許他認為手能拿自己的東西,也可能拿別人的東西,乾脆脆將它捨棄,否則會給好吃懶做者,給小偷,或者強盜某種啟示。從字看他不太重視眼睛,不認為眼睛是心靈的窗口,也可能那時還沒有心靈這種說法。他看重的只有兩個部分。也就是脊柱和腳。他認為脊柱必須是挺直的,雙腳必須有力。脊柱不挺就不能承受壓力。生產力低下,糧食勸收,戰爭又連年不斷,脊柱挺直就十分必要。不過與腳相比,脊柱又是次要的。只要兩腳有力,脊柱斜點也無所為。相比之下,脊柱主要是代表精神,兩腳是代表體力。
  這位具有創意的祖先把人字改得真簡潔。使你覺得他吝嗇,甚至有點懶。人的符號兩筆就完成了。可細想,太神了,完全算得上聖人。在這人字的“背後”隱藏著的是大、小、木,甚至還有犬。意思是不能妄自尊大,不能做卑鄙小人,不能麻木,更不能像犬。但現在許多人卻背離了他的旨意,成了麻木者,成了卑鄙小人,成了吃糞的走狗。有的似乎成了袋鼠,整天只望著西方想摟抱月亮。有人說過,女人是月亮。我這樣說並不是認為最先造字的那位祖先有什麼邪念。在那時代,女人是神聖的,人們的思想還沒受男尊女卑的封建意識的侵蝕,他對女人的思想也是聖潔的。認為女人乾淨得就像月亮,於是他把人字就確定為望著月亮的一個符號。那時人們就清楚月亮每天晚上都是從西邊出的。寫到這我的思想似乎有點混亂,有點矛盾,原因是月亮所代表的女人不確定,有的純潔,有的灰暗,就像發生了月蝕。要是叫人對兩位祖先進行選擇的話,我還真難於決斷。我只能說在人格和生存道路方面我喜歡後者,在處事為人和社會交往方面我喜歡前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