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李清照留駐的瞬間美好

李清照是一個很善於用詞作記錄生活瞬間感受的詞人。在李清照的《如夢令》中: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一醉酒嬌憨態可掬,俊才逸興寫實情!詞作所寫僅僅是醉酒乘舟誤入藕塘之中的瞬間慌亂,卻給讀者充分的美妙想像。我們不難看出少女時期的她是活潑開朗坦誠率真的。同時,有著對詩詞寫作的極大愛好,禁不住用詞作記錄著自己的生活和生活的情趣,使得我們今天有那麼豐富的李清照詞作可供欣賞。而在當時程朱理學盛行的宋朝,大力推崇節烈貞女的時期,李清照能有這樣的生活,能這樣去記錄自己的生活,確實讓人佩服不已。
  在她的《點絳唇》中:
  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
  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
  見有人來,襪鏟金釵溜,和羞走。
  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
  一瞬間,我們又看到了她的嬌羞和嬌俏。本是對未婚夫的好奇,卻又借出門轉身的機會裝著嗅梅香的樣子,偷偷窺視自己未來的郎君。過後,可能是她自己也覺好笑和好玩,忍不住依律填詞記下來,把那一瞬間的美好永遠留駐在高雅的詞作中,留在了文人雅士的心目中。
  李清照是很善於用詞作來記錄自己的生活和生活狀態的,很會留駐生活美好和生活的美好感受。如她的詞作《醜奴兒》:
  晚來一陣風兼雨,洗盡炎光。
  理罷笙簧,卻對菱花淡淡妝。
  絳綃縷薄冰肌瑩,雪膩酥香。
  笑語檀郎:今夜紗廚枕簟涼。
  ——嬌俏女兒戲情郎,紗廚枕簟共鴛鴦!如實記下了她在盛夏之夜與夫君調情的細節。
  在《減字木蘭花》中:
  賣花擔上,買得一枝春欲放。淚染輕勻,猶帶彤霞曉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雲鬢斜簪,徒要教郎比並看。
  ——春欲放,雲鬢斜簪面如花!李清照記下的仍然是生活的瞬間美好。
  《浣溪沙》中
  繡幕芙蓉一笑開,斜偎寶鴨親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月移花影約重來,風情有韻寄幽懷!仍然記錄著她瞬間的生活感觸。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