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守望幸福

 昨天晚飯的時候,在中央四臺看到了一出很好,讓我欣賞,稱讚的電視劇:《守望幸福》。
  關於這出電視劇的資料,如故事詳細的內容,演員,是重播還是新推出的作品等,我都不清楚。我也不想浪費篇幅去描述昨天那一集的全部內容,因為如何費筆墨,也肯定比不上親眼觀看來得精彩。現在,我只想就部分的情節所引起一點感受寫出來。
  楚畫楚大夫被天書對自己母親的關懷和真情打動,願意到他的家為老太太看診,從中觀察老太太她老人失智症的程度、病況如何。誰想到,甫進門,當老太太看見楚畫時,便認定她是自己的女兒,沒錯,那一個小時候老太太因家貧卻又不願親眼看著孩子餓死,惟有送人的小女兒天雲。
  老太太緊握著楚畫的手,聊起往事,說出當年忍心將女兒送走的點點滴滴和原因,然後關心慰問著誤以為是自己女兒天雲,楚畫童年時有否被欺負,說著說著,老太太情不自禁掉淚,聲音哽咽著,將心裏一直盼著的簡單願望說出來:“天雲,叫聲媽!”然而事實上,眼前的老太太並非楚畫的親媽媽,她愣著,不知如何是好,一時無言以對。只聽老太太連續重複這個請求,最後哭著說:“你恨媽,是不?媽知道送人的滋味是怎麼樣的,媽六歲就送人了,你恨媽,你還恨媽……”老淚縱橫,讓跟前的楚畫深深受真切的親情所感動,她的淚同時含在眼眶,忍不住也不能狠下心,終於對老太太喊媽。旁邊站著的天書和他愛人,都顯得驚訝,想不到和自己母親素不相識的楚畫會喊出媽這個意義深重的名字。
  當我細心觀看著這個場景,故事的發展,手上的那碗飯早已吃不下,隨即把碗擱下,咀裏含著飯,我竟突然地笑了一聲,但這並非普通的笑,是笑中有淚,一種難以言喻,心靈的觸動,那一刻,從電視機的劇集的畫面中,清楚感受到演繹裏真的,親情的流露和表現,連豐富奪目的顏料也無法和它媲美,表達。內心的震撼,是無遺坦白的感應。
  當時,媽媽也陪我一齊看,她專心得整個身子,眼睛都牢牢地注視著電視機的畫面。本來,七點半一到,我就會轉回香港的電視臺,讓她看那些無聊的娛樂新聞,然而,這次我不依媽媽的,邊看邊請求她今晚別轉臺,能讓我繼續觀看這出好看的電視劇,結果是,媽媽答應,但她沒有繼續陪著我,回到床上逗貓玩,休息去了。
  其實,我很難對《守望幸福》抒發什麼感受,感言,因為我只看了那區區的一集,委實不可能完全看見,發現到珍貴的東西,能有直達湧進心靈深處的領悟。可是,一集當中,卻的確包含,存在著許多情懷和愛意,像一碗材料豐富的炸醬面,如何去咀嚼,都會品嘗到不同的的美味,若拌好面上的肉菜海鮮,再咬下一口生蒜送著吃,又會是另一番刺激的享受。
  劇中醜陋或現實的一面應該是,大媳婦和女兒皆盯著留意住自己母親,即老太太的儲蓄。令老人能安慰的是,雖然老伴離開了自己,可是她膝下擁有孝順的二兒子一家的關懷和愛護。二兒子天書對她的病極力尋求辦法,媳婦則為母親擔優,傷心,卻比從前更加悉心照料她。孫女知悉自己的奶奶患病,萬般不相信,不願意,全因為這小女孩愛護從嬰兒時便和自己一齊生活,共渡時光每分的奶奶。世態炎涼,或感情薄弱,危脆,惡化的今天,觀看到一幕藉著劇集卻真實表露出來的親情;母親,兒子,媳婦,孫女相互聯繫,維持,濃厚,永存心中至死不滅,不會溶化乾涸的溫情和親愛,試問誰是鐵石心腸,木頭做的,能不由心地被受感動,心不能自控而落淚?
  另外,我有一個不相關的問題想提出來,和讀者一齊思考猜測,這是關於本劇的故事發展的:我懷疑大夫楚畫有可能真的是老太太的小女兒天雲。
  二
  我挺喜歡描寫人與人之間細膩情感,不論影視還是文學的作品。但這些年,部分港臺的青春偶像劇,我非但不會耗時間在電視機前耐著性子把它們通通看完,更感到厭惡。妹妹年紀小,她喜歡看,我不會阻止,但會附上一句:“請把音量降低一點,不要騷擾到我。”
  為什麼我會說那些劇集對自己是騷擾呢?其實問題的癥結不是來自偶像歌手、藝人,而是劇本和故事。我不會點明道姓批評哪一部劇集不好,但說實話,它們的劇本故事結構真的很糟糕,散亂,拖遝,故事和從前的沒多少分別,缺乏新意未能吸引觀眾,令人無心追看下去之餘,也犯了文學創作的禁忌:俗套、重複、重施故技,千篇一律。正因為小說,劇本等凡屬創作的東西都不容易,才更加需要人精心的製作,務求讓作品耳目一新,譁然讚歎。那個人才會稍微走近成功路的一點距離。
  因此,現在那些以青春偶像為主,大肆宣傳的劇集,不是演員的俊美、精湛勤奮有功的演技吸引不了我,讓我留意,迷住;而是嚴重深化的根本性問題:劇本離自己滿意的準則太遠,沒法說服或強逼自己呆坐電視機前,瞪著兩眼,浪費時間觀看差劣的故事。
  怎麼個不好,其實不用我來說,大家多細心看幾套題材類似的影視作品,應該能得到答案,理解。也許,這只是我的無可奈何和悲哀,老古董和時代脫節,最赤裸,最好的事實證明。
  然而,我發現一點很有趣的事兒:從來沒有或實在不多見,關於親情的文學,影視的作品受到批評。這並不是對親情題材的關顧或偏心,而是,其中的故事內容儘管不夠精細,優美,但看的人是不大理會這方面的,他們著重的是心靈的交流,不是視覺的飽滿煽情而是內心的品味,優劣不以形體的豐富定奪。另外,即使是最令人痛心,充滿缺憾的親情關係,甚至不稱職,不堪的父母的存在,若最終,父母能覺悟自責懺愧用心補償、修補,兒女也肯原諒爸媽冷落照顧、狠心對待的過錯的話,那麼,最低劣,最令旁人咬牙切齒的親情,都會讓讀者,觀眾察見愛的誕生和存在,自己的身心能感受到當中絲絲扣人心弦的觸動和溫暖。因此,故事的結局讓過往的辛酸悲哀,增添一分銘心刻骨的真愛,永遠記住這初嘗的親情的甜蜜。
  當然,廣義的親情的解釋,能視為凡經過遇見的身邊人皆屬自己的至親,要視為至親,彼此平等對待,相處,關愛。但在現今社會不太容易發揚這種廣義的親情精神,所以上面我所道出圍繞的,都在父母,親戚,大家互有血緣關係,家族的親情範圍。
  三
  《守望幸福》劇中的老太太,她的性格,那一刻強逼著誤認為是自己小女兒天雲的楚畫回答自己問題時臉上逼切求知的激動表情、感情的表現,及至半夜想起天雲,怕她餓著,做起麵湯來,這一切一切,都讓我看見,思想到時常在我身邊,親愛的姥姥。
  仍記得小時候姥姥哄我睡覺,曾教我的一首順口溜或應該是童謠:“小板凳四條腿,我給奶奶嗑瓜子。奶奶嫌我髒,我給奶奶做麵湯。奶奶吃了兩大碗,連番稱我乖(最後這兩句是姥姥自己加上去的,因此不押韻)”簡單直白的二十多字,內含的意義,奶奶和孫兒真摯的關愛和情懷,卻讓我深深感受,至此毋忘。
  惟一和童謠不同的是,讓我心想起的,是從小照料自己長大的姥姥。姥姥會做麵湯,我自知如何用心努力去做,也比不上姥姥多年來以愛為材料、元素烹調的麵湯好吃。但我會努力,盡所有的功夫,技巧弄上海面,弄各式各樣菜式拌和的素炸醬面給姥姥吃。不過,需要一點時間,若真有命運之神主宰生死,請難測預料的運命眷顧我;請姥姥耐心等待我本來應該,屬於時刻的關愛的一點心意。
  其實,幸福無需刻意守望,這樣做是沒有意義的。幸福應當真心感受,牢記著它的味道和感覺,保存著,然後在生命中,將這種幸福的體味傳播施予饋贈給身邊的每一個人,那麼,自己內心所能感到的幸福感覺自然會日增,幸福充滿人間。
返回列表